奥斯陆大学留学生活杂记

时至今日,已在奥斯陆大学三月矣,故整理一下心中杂绪。

初至挪威​

奥斯陆大学留学杂记

初至挪威,当然是先到机场。当时,下飞机的挪威土著们在免税店按箱采购烟酒时,我只是轻微参与懵懂围观。直到我发现免税店一条烟300多,同样的一包烟在市区100时,我明白了挪威土著们的豪迈因何而来———烟酒之税猛于虎矣。话说回来,挪威此地,临近北极,冬天长而白日短,自然容易抑郁,进而酗烟酗酒,所以政府便为了大家好咯。当然,对于工资没有当地人高的留学生来说,戒烟轻松多了。​

奥斯陆是个五十万人的城市,所以对于常从呈贡坐地铁到市区的我来说,对它的交通很是满意。410克朗一月,便可以地铁公交通行无阻。况且地铁里美女多,帅哥多,难怪乎挪威人文指数世界南玻万。​

生存和觅食

奥斯陆大学留学杂记

而谈到生存和觅食,一个绝大部分食品依赖进口的城市自然可以买到绝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需要的亚洲食品咯。而六号线末端的krinjso国际学生村一个月3500的房租也还好。何况旁边就是滑雪场、足球场,经常有挪威小哥于白雪飘飘中在室外绿荫上踢球,在冰天雪地的挪威,这是真心奢侈的幸福啊。​

而krinjso出去两三百米,便是小湖,一圈3.3公里,风景优美,是运动散步的好去处。只是挪威直到今天也是不时一场雪,只好转战健身房,国际学生半年900克朗,大赞之。每周五在Domus健身房打篮球已然成为幸福惯例,在冰天雪地且不流行篮球的挪威打上篮球实在是一种幸福。更兼健身房有干蒸桑拿,打完球后蒸一蒸,整个人生都幸福了。所以与挪威帅哥一起赤诚相对也无所谓啦。​

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所以奥斯陆大学的国际学生村也常有人传教。高于世俗的宗教提供了一种人生的解释,无条件的爱和赞同,以及一群人的支持认可,无怪乎长存于历史。当然,宗教也必须和世俗保持距离,否则便易于变成愚弄。不过鉴于健身房可以提供相应的心理体验,我也就没太大兴趣。​

自我定义

奥斯陆大学留学杂记

对今年一年的挪威学习,我定义为一场旅行,不是放松的度假,也不是游览购物的旅游,仅仅是直面内心的旅行。奥斯陆大学为我提供了独处的空间和时间,最大限度减少了熟悉环境的影响和刺激,虽然课程考试论文虐的我欲仙欲死,不过也还好啦。所以,对一个总觉得不要为了别人的幸福感消费自己生活同时不要为了并不存在的尊严浪费生命的人来说,这里是一个绝佳的反观自省,学习如何幸福的副本。学习如何过上一种让自己幸福的日子,这对我很重要,因为没人教过。幸福是一种能力,所以我需要自学。​

其他

这边火警好烦,动不动来一趟,响个半天,不过想到那个引起火警的倒霉蛋要付3000克朗,也就不那么郁闷了。​所以也没人敢在室内抽烟,在寒冷的室外,出来挨冻抽烟的人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里的厕所冷水是可以喝的,嗯,口感还不错。这个习惯回国得改。​​

这里的人看上去高冷,但是热心助人,确实是面冷心热的典范呀。​

学校的上班时间是九点到下午三点,唉,看到这里的上班时间确实有点无语凝噎了。略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