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奥斯陆大学游学心得报告

奥斯陆的码头

奥斯陆的码头

在当初决定要飞去奥斯陆的班机时间时,我选择了在当地学校开学前大约一周的时间,然而却因为没注意到办签证的需要时间导致在台湾办会来不及的情况。而在网络上则看到待在挪威的学长建议可以直接在当地办,于是我就这样飞去挪威了。

虽然是有人建议再加上自己查挪威移民局的居留证申请规定中,提到可以在当地 办签证的人包括”来挪威受高等教育”,但其实我对于要在当地办证一事仍然忐忑不安,而这份不安竟然还真的成真了。我照预定中在来到挪威几天后便去当地的警察局交件申请(关于去警察局这件事其实也经历不少艰辛,因为”奥斯陆警察局”有两间,虽然只相隔一点路,但我在中央广场旁的游客询问中心时询问时得到的地址正好不是我登记交件的那一间,因此在我迷路多时终于到达的是错误的警察局,幸好在赶去正确那间时那边的人仍让我补位) 在我将文件交给柜台审核时,承办人员向我确认是否有挪威国籍,之后又问我来挪威是不是要读学位,在我都不符合后便跟我说不行在当地办。

我只好再跟她强调我是来交换,并且有奥斯陆大学的认可,但光凭奥大寄给我的入学证明跟读书计划却不足以说服她,他想确定这是一个双边交换的计划(奥大的入学证明没有提到是跟哪些学校签交换),因此她建议我去找奥大或是台大再用一份可以证明我是交换学生的文件。

当下感到五雷轰顶,虽然柜台人员很友善的跟我说用好文件直接去他的柜台找他而不用重新挂号(一般来说到警察局办证都要挂号,若非是可以在当地办件者便不能用网络挂号,必须直接打电话去预订,而等待忙线这又是一个冗长又耗费的可怕过程) 我回到宿舍后首先寄电邮到奥大负责国际交换学生的部门,并且也尝试打了电话但都不了了之。

奥大对电邮的回信说入学证明的文件就足够证明了(但我很清楚事实不是这样阿) 原本因为顾虑时差跟距离所以还没有连系台湾这边求救最后也尝试了,先跟家人连系完再连系国际事务处,然后战战兢兢的等待台湾这边再传证明文件过来…..幸亏国际事务处的帮忙真的很迅速的传来了一张证明文件。带着文件再去找之前那位承办人员,却不是立即收下办理的程序,她跟其他几个同事一起到后面的办公室讨论了许久,最后才出来跟我说他们核准了,当下真是有种面试通关的喜极而泣之感……。

而且这只是申请送出,真正拿到证件的工作时间需要三个月,虽然还没完全办完,但至少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很奇怪,仅是一天心境就能有如此大的转变,昨天还忧心忡忡无法送申请将可能离开这座城市 , 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不确定的游离陌生感 , 今天一切都安定下来 ,而这个在我眼前沐浴在耀眼阳光下的都市是我居住5 个月之久的地方 , 一景一物又变得熟悉可亲起来。

在中央车站前的广场松了一口气后的午餐,这几天因为奔奔波波(问路、搭车、甚至是找影印店)都会经过这里让我对这广场感到熟悉无比。在办居留证的这段经历让我真正体会到在挪威公家机关办事的沮丧感,也许可以说是挪威在公家机关上非常重视规定与原则?举其它朋友的例子,他们在台湾申请完到挪威后要去警察局缴交证件用照片时原本因故没能预约到,但到警察局现场却也不给受理,他们只能再去跟冗长的忙线电话奋战……。

在 orientation week 中有一天是提供给交换学生区警察局办证,但那一天另外 2 个朋友在没预约的清况下却得到受理了…也许是因为学校有先跟警察局预定?这部分我是既无解又羡慕,因为在当地才交申请的我拿到证件的时间会比其他在台湾先申请的同学还要晚三个月…

真正拿到证件时我也快离开了! 但尽管公家机关人员对法规相当严谨,效率度跟服务态度实在无法相比,之前陪朋友再去办一个跟财务有关的事情,咨询的柜台人员竟然不见人影,而民众就静静的排着队等他回来。到那时我深刻体会到台湾公家机关人员服务态度跟效率是如此之高啊!

宿舍附近的湖Sognsvann,秋季时

宿舍附近的湖Sognsvann,秋季时

我在奥大修的其中一门课中是有关北欧各国的福利制度,其中一堂在介绍到对移民的政策时,丹麦采取较严格的规定移民调件,瑞典则较宽松,而挪威则介于中间。虽然短期居留跟移民不一样,但在听说丹麦与瑞典在对于短期居留并不像挪威这般严格我感到很惊讶,在课堂学习到的历史文化上,这三国在福利制度与文化背景(尤其是语言,挪威文同时受到丹麦文与瑞典文的影响)是如此相近,为什么独独在这部分挪威格外刁钻呢?总之,我这样的险遇希望之后的学弟妹别在遇上了,来挪威前先把该办的东西办完才是上策。

来奥斯陆前我原以为奥斯陆的空气与温度会与台湾大相径庭,但第一次踏上这里时阳光普照,温暖到彷佛是初夏,阳光照到身上也很有热度。最初的印象是优闲,也许是空间较大(街道、房屋、商店),每个人都不疾不徐的走动,毋须拥挤的推抢车位或座位,过马路时也能放松的穿越(这与台湾紧绷的马路神经相当不同)另外在车票的设计上以不定期查票的方式也相当特别,每每在持交通月票搭捷运或是公交车时都有种坐免钱车的错觉,也相当佩服挪威人守法与信任的程度。

再来的印象是移民。其实很惊讶(也许在其他欧洲城市也是如此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来欧洲城市),街头充斥着非北欧本土的肤色与语言,色彩斑斓的 Jihab也随处可见,移民的身影从一般的中产家庭、小摊贩、便宜连锁店到街头乞讨者都可见到,换言之就是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安栖在这块异地。家庭也是一个让我印象很深刻的部分,虽然不清楚个别家庭的情况,但在街上处处可见相处融洽的小家庭互动,而且许多更是混合族裔的家庭,着实令我感动。

另外一个可贵的景象是不乏见到带小孩的父亲(只有父亲而非夫妻同行)这是否意味着在挪威夫妻分工上已不会在将照护责任局限在女性身上?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点是常看到带着大型狗的行人,因为个人相当喜欢大型狗因此非常开心:大型的猎犬、狼犬、阿富汗猎犬等等,体态也都很好,应该是因为主人会带着一起运动的缘故。

12 月在北极圈内的城市 Tromso

12 月在北极圈内的城市 Tromso

和平、安静、友善(每个被我问路或求助的路人都相当热心,完全打破我认为北欧人冷淡冷漠的错误印象)这就是我对挪威人最初的印象,而这在之后一段时间后又再加上内敛但在喝完啤酒后会比较放得开,以及对重金属狂热等等的有趣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