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陆大学留学生活杂记

时至今日,已在奥斯陆大学三月矣,故整理一下心中杂绪。

初至挪威​

奥斯陆大学留学杂记

初至挪威,当然是先到机场。当时,下飞机的挪威土著们在免税店按箱采购烟酒时,我只是轻微参与懵懂围观。直到我发现免税店一条烟300多,同样的一包烟在市区100时,我明白了挪威土著们的豪迈因何而来———烟酒之税猛于虎矣。话说回来,挪威此地,临近北极,冬天长而白日短,自然容易抑郁,进而酗烟酗酒,所以政府便为了大家好咯。当然,对于工资没有当地人高的留学生来说,戒烟轻松多了。​

奥斯陆是个五十万人的城市,所以对于常从呈贡坐地铁到市区的我来说,对它的交通很是满意。410克朗一月,便可以地铁公交通行无阻。况且地铁里美女多,帅哥多,难怪乎挪威人文指数世界南玻万。​

生存和觅食

奥斯陆大学留学杂记

而谈到生存和觅食,一个绝大部分食品依赖进口的城市自然可以买到绝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需要的亚洲食品咯。而六号线末端的krinjso国际学生村一个月3500的房租也还好。何况旁边就是滑雪场、足球场,经常有挪威小哥于白雪飘飘中在室外绿荫上踢球,在冰天雪地的挪威,这是真心奢侈的幸福啊。​

而krinjso出去两三百米,便是小湖,一圈3.3公里,风景优美,是运动散步的好去处。只是挪威直到今天也是不时一场雪,只好转战健身房,国际学生半年900克朗,大赞之。每周五在Domus健身房打篮球已然成为幸福惯例,在冰天雪地且不流行篮球的挪威打上篮球实在是一种幸福。更兼健身房有干蒸桑拿,打完球后蒸一蒸,整个人生都幸福了。所以与挪威帅哥一起赤诚相对也无所谓啦。​

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所以奥斯陆大学的国际学生村也常有人传教。高于世俗的宗教提供了一种人生的解释,无条件的爱和赞同,以及一群人的支持认可,无怪乎长存于历史。当然,宗教也必须和世俗保持距离,否则便易于变成愚弄。不过鉴于健身房可以提供相应的心理体验,我也就没太大兴趣。​

自我定义

奥斯陆大学留学杂记

对今年一年的挪威学习,我定义为一场旅行,不是放松的度假,也不是游览购物的旅游,仅仅是直面内心的旅行。奥斯陆大学为我提供了独处的空间和时间,最大限度减少了熟悉环境的影响和刺激,虽然课程考试论文虐的我欲仙欲死,不过也还好啦。所以,对一个总觉得不要为了别人的幸福感消费自己生活同时不要为了并不存在的尊严浪费生命的人来说,这里是一个绝佳的反观自省,学习如何幸福的副本。学习如何过上一种让自己幸福的日子,这对我很重要,因为没人教过。幸福是一种能力,所以我需要自学。​

其他

这边火警好烦,动不动来一趟,响个半天,不过想到那个引起火警的倒霉蛋要付3000克朗,也就不那么郁闷了。​所以也没人敢在室内抽烟,在寒冷的室外,出来挨冻抽烟的人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里的厕所冷水是可以喝的,嗯,口感还不错。这个习惯回国得改。​​

这里的人看上去高冷,但是热心助人,确实是面冷心热的典范呀。​

学校的上班时间是九点到下午三点,唉,看到这里的上班时间确实有点无语凝噎了。略幸福啊。

我眼中的世界与中国—挪威留学感受

我本科读的是英语这个“洋气”的专业,有机会接触了一些外国人。也曾在12年到过挪威奥斯陆大学交换半年,趁那个机会游历了包括世界最繁荣国家挪威在内的欧洲大大小小10来个国家。因为家在深圳,在香港也有亲戚,所以回归前后的香港、澳门我也都去过。

去过这些地方学习、生活和旅游,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文化是多样的,人性是一样的。

欧洲游学感受

文化的发展与一个地方的上层建筑有关。经济、政治的不同也就造就了不同的文化。北欧人外表五大三粗,内心却很细腻柔软。作为维京海盗的后裔,他们热衷于各种极限运动。意大利人给我的感觉就有些猥琐,虽然很热情但总感觉他们心里在盘算些什么坏事。不同的文化也会影响当地人的性格“德国人严谨守时,法国人温柔浪漫,西班牙人热情大方,这些说法大家都耳熟能详,也就不再赘述了。

至于人,不论是我们老祖宗认为的“人性本善”抑或西方老祖宗认为的“人性本恶”,不得不承认人长着长着就区别出了好人和坏人,在哪里都一样。在发达的欧洲也会有小偷、强盗、恐怖分子。在我出发去挪威之前的两个礼拜,首都奥斯陆就发了一件震惊世界的自杀式爆炸。跟我同行的心理系学姐在斯德哥尔摩被偷了钱包。如果去旅游网站“穷游”看看“驴友们”的经验贴,你会发现不少被偷经历或者防身秘籍。说点日常一点的,在课堂里,当教授说下一堂课要随堂测试的时候,我会听到全班同学都在嚎叫。那一刻一股“你懂的”的心情油然而生,原来外国学生也很不爱学习嘛!

欧洲游学感受

同样,欧洲也有好人。在奔赴奥斯陆大学的第一堂课的时候,虽然在老师发来的课程介绍邮件里指明了教室具体地址,我还是迷路了。正在手足无措之际,旁边的楼里出来一个教授模样的大爷,看到我慌张的样子就上来询问情况。在我告知缘由之后,他主动提出要带我过去。一路上还安慰我,“迟到什么的没关系的啦,挪威学生也总迟到啦云云。只要你跟老师解释一下,老师会理解的。”除了这位大爷,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各地青旅的招待,总能在我疲劳的旅途中为我介绍便宜好吃的食物。是的,我是吃货。

总之在外边,你会遇到好人、坏人和陌生人,就跟在国内一样。所以在人性上,我认为世界各地都是一致的,根本不会存在那个地方的人要好一些的情况。“地图炮”只不过是一些披着秀优越外衣的娱乐秀罢了。有空大家去搜一下欧洲各国互相的吐槽,逗死你呢!

欧洲游学感受

说到一个地方的素质高低,我们会习惯于将其跟当地的环境、治安联系起来。如果单看这两点,我们中国人的素质离最好还有不小差距。欧洲,特别是欧洲北半部分,街道、地铁干净,行人路不拾遗。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中国人的素质绝对不是最差的。罗马和巴黎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外表光鲜,内在杂草丛生,危机四伏。

素质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人们彼此的合作和对周遭的妥协,为的就是让人这个集体能够紧密团结,不断进步。乱扔垃圾,滋生疾病,影响他人;大声喧哗,制造噪音,影响他人;遇到长者,主动让座,帮助他人;随手挡门,方便通行,帮助他人。一个有素质的人,就会努力降低对他人的影响,增加对他人的方便。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我记得我在年级大会里跟大家讲过,要做一个“有益”的人,就先学会做一个“无害”的人。做事前先想一想,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为他人带来不好的影响。和谐社会不是叫叫就有的,大家一起努力起来。

人们常说,素质是文明程度的体现,但也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包容。素质和包容就像一对双胞胎,素质规范自己,包容对待他人。因为,每个人都会犯错,疏忽了素质也在所难免。

欧洲游学感受

最后讲一点感触很深的事情:实力是做让人信服的东西。如果你会做一桌好菜,外国人会争着把盘子舔干净,还问你下一次聚会什么时候;如果你把课堂作业完成的很漂亮,外国教授也会高看你一眼,邀请你去办公室喝喝咖啡,聊聊人生。想想看你们如果以后成为了一位名医、名科学家,不管国内国外,都会奉你为上宾。中国总是被世界误解和非议,其实也还是中国的实力还不够强大。所以归根结底,要不想别人看不起自己,就得拿出点实力来。

挪威奥斯陆大学游学心得报告

奥斯陆的码头

奥斯陆的码头

在当初决定要飞去奥斯陆的班机时间时,我选择了在当地学校开学前大约一周的时间,然而却因为没注意到办签证的需要时间导致在台湾办会来不及的情况。而在网络上则看到待在挪威的学长建议可以直接在当地办,于是我就这样飞去挪威了。

虽然是有人建议再加上自己查挪威移民局的居留证申请规定中,提到可以在当地 办签证的人包括”来挪威受高等教育”,但其实我对于要在当地办证一事仍然忐忑不安,而这份不安竟然还真的成真了。我照预定中在来到挪威几天后便去当地的警察局交件申请(关于去警察局这件事其实也经历不少艰辛,因为”奥斯陆警察局”有两间,虽然只相隔一点路,但我在中央广场旁的游客询问中心时询问时得到的地址正好不是我登记交件的那一间,因此在我迷路多时终于到达的是错误的警察局,幸好在赶去正确那间时那边的人仍让我补位) 在我将文件交给柜台审核时,承办人员向我确认是否有挪威国籍,之后又问我来挪威是不是要读学位,在我都不符合后便跟我说不行在当地办。

我只好再跟她强调我是来交换,并且有奥斯陆大学的认可,但光凭奥大寄给我的入学证明跟读书计划却不足以说服她,他想确定这是一个双边交换的计划(奥大的入学证明没有提到是跟哪些学校签交换),因此她建议我去找奥大或是台大再用一份可以证明我是交换学生的文件。

当下感到五雷轰顶,虽然柜台人员很友善的跟我说用好文件直接去他的柜台找他而不用重新挂号(一般来说到警察局办证都要挂号,若非是可以在当地办件者便不能用网络挂号,必须直接打电话去预订,而等待忙线这又是一个冗长又耗费的可怕过程) 我回到宿舍后首先寄电邮到奥大负责国际交换学生的部门,并且也尝试打了电话但都不了了之。

奥大对电邮的回信说入学证明的文件就足够证明了(但我很清楚事实不是这样阿) 原本因为顾虑时差跟距离所以还没有连系台湾这边求救最后也尝试了,先跟家人连系完再连系国际事务处,然后战战兢兢的等待台湾这边再传证明文件过来…..幸亏国际事务处的帮忙真的很迅速的传来了一张证明文件。带着文件再去找之前那位承办人员,却不是立即收下办理的程序,她跟其他几个同事一起到后面的办公室讨论了许久,最后才出来跟我说他们核准了,当下真是有种面试通关的喜极而泣之感……。

而且这只是申请送出,真正拿到证件的工作时间需要三个月,虽然还没完全办完,但至少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很奇怪,仅是一天心境就能有如此大的转变,昨天还忧心忡忡无法送申请将可能离开这座城市 , 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不确定的游离陌生感 , 今天一切都安定下来 ,而这个在我眼前沐浴在耀眼阳光下的都市是我居住5 个月之久的地方 , 一景一物又变得熟悉可亲起来。

在中央车站前的广场松了一口气后的午餐,这几天因为奔奔波波(问路、搭车、甚至是找影印店)都会经过这里让我对这广场感到熟悉无比。在办居留证的这段经历让我真正体会到在挪威公家机关办事的沮丧感,也许可以说是挪威在公家机关上非常重视规定与原则?举其它朋友的例子,他们在台湾申请完到挪威后要去警察局缴交证件用照片时原本因故没能预约到,但到警察局现场却也不给受理,他们只能再去跟冗长的忙线电话奋战……。

在 orientation week 中有一天是提供给交换学生区警察局办证,但那一天另外 2 个朋友在没预约的清况下却得到受理了…也许是因为学校有先跟警察局预定?这部分我是既无解又羡慕,因为在当地才交申请的我拿到证件的时间会比其他在台湾先申请的同学还要晚三个月…

真正拿到证件时我也快离开了! 但尽管公家机关人员对法规相当严谨,效率度跟服务态度实在无法相比,之前陪朋友再去办一个跟财务有关的事情,咨询的柜台人员竟然不见人影,而民众就静静的排着队等他回来。到那时我深刻体会到台湾公家机关人员服务态度跟效率是如此之高啊!

宿舍附近的湖Sognsvann,秋季时

宿舍附近的湖Sognsvann,秋季时

我在奥大修的其中一门课中是有关北欧各国的福利制度,其中一堂在介绍到对移民的政策时,丹麦采取较严格的规定移民调件,瑞典则较宽松,而挪威则介于中间。虽然短期居留跟移民不一样,但在听说丹麦与瑞典在对于短期居留并不像挪威这般严格我感到很惊讶,在课堂学习到的历史文化上,这三国在福利制度与文化背景(尤其是语言,挪威文同时受到丹麦文与瑞典文的影响)是如此相近,为什么独独在这部分挪威格外刁钻呢?总之,我这样的险遇希望之后的学弟妹别在遇上了,来挪威前先把该办的东西办完才是上策。

来奥斯陆前我原以为奥斯陆的空气与温度会与台湾大相径庭,但第一次踏上这里时阳光普照,温暖到彷佛是初夏,阳光照到身上也很有热度。最初的印象是优闲,也许是空间较大(街道、房屋、商店),每个人都不疾不徐的走动,毋须拥挤的推抢车位或座位,过马路时也能放松的穿越(这与台湾紧绷的马路神经相当不同)另外在车票的设计上以不定期查票的方式也相当特别,每每在持交通月票搭捷运或是公交车时都有种坐免钱车的错觉,也相当佩服挪威人守法与信任的程度。

再来的印象是移民。其实很惊讶(也许在其他欧洲城市也是如此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来欧洲城市),街头充斥着非北欧本土的肤色与语言,色彩斑斓的 Jihab也随处可见,移民的身影从一般的中产家庭、小摊贩、便宜连锁店到街头乞讨者都可见到,换言之就是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安栖在这块异地。家庭也是一个让我印象很深刻的部分,虽然不清楚个别家庭的情况,但在街上处处可见相处融洽的小家庭互动,而且许多更是混合族裔的家庭,着实令我感动。

另外一个可贵的景象是不乏见到带小孩的父亲(只有父亲而非夫妻同行)这是否意味着在挪威夫妻分工上已不会在将照护责任局限在女性身上?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点是常看到带着大型狗的行人,因为个人相当喜欢大型狗因此非常开心:大型的猎犬、狼犬、阿富汗猎犬等等,体态也都很好,应该是因为主人会带着一起运动的缘故。

12 月在北极圈内的城市 Tromso

12 月在北极圈内的城市 Tromso

和平、安静、友善(每个被我问路或求助的路人都相当热心,完全打破我认为北欧人冷淡冷漠的错误印象)这就是我对挪威人最初的印象,而这在之后一段时间后又再加上内敛但在喝完啤酒后会比较放得开,以及对重金属狂热等等的有趣印象…。

交换学生心得-—挪威奥斯陆大学

我记得八月初刚下飞机的那一天,有点雨,但渐渐放晴。大屠杀不过十天以
前,这是一个正在伤心欲绝的国家。好像没多久前才在 Facebook 写了篇道别台
湾的感想,一眨眼就轮到和挪威说再见了。

有两句话我很喜欢挂在嘴边。一句是: 「从哪里出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最
后到了哪里。」另一句则是: 「重要的不是你到了哪里,而是你为什么要出发。」
两句话都一样矛盾,两句话也一样有道理。

几乎每个在欧洲遇到的欧洲人和台湾人都会问我,为什么坚持要选挪威。因
为这很酷,因为有极光,因为北极圈美得太让人心生怀疑。这些都是很好的理由,
但是我最喜欢也最怀念的,是那种能和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同学,在课堂上一起
打破时空的限制,一边考察世界,一边畅谈未来。我们分享彼此的困惑,辩论不
同的观点,也让我们的热情在一次次深谈中回火焠炼。我在奥斯陆大学选的课和
提供给国际研究生的人权学程重迭,我的同学中有伦敦政经学院过去的学生会秘
书长兼青年议员,有在衣索比亚法学院里已经担任讲师的年轻女生,还有那些对
世界现状和自己国家的将来充满好奇的挪威学生。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太多,
但能给的时间太少。

挪威蝉联了多次「全世界文明发展度第一」的头衔,尽管过去破碎贫穷,但
1969年北海油田发掘后一夕翻身,国民平均所得已逾一年八万美金,欧盟和
欧元区经济危机对挪威也几乎无碍。同时,身为国际环保和和平议题的开路先锋 ,
每年一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更被视为无上殊荣。乍看下,这是一个有如天堂的社会 ,
均富、平等、包容、无争,人民诚实无欺,政府节制廉能,生活质量好得无以复
加。但2011年刚好是挪威巨变的一年,七月二十二日一串枪响,天堂也被泪
水溅湿。我就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来到奥斯陆,除了能在这尽情研究我关切的环
保和人权议题,更第一手观察到挪威社会深不见底的压抑和矛盾。在每一次和这
里人群的接触 , 我似乎都更贴进了他们的想象,他们的恐惧和他们对未来的许诺 。
这种体验无涉乎学问,却鲜明于心中。

挪威面积不大 (接近日本) ,但人口更是稀疏。迩来因为对移民政策的宽松,
极大量的中东 、 非洲和东欧移民迁徙来此 ; 相对地 , 挪威本地人也惯于走出国境。
我的挪威朋友就有人选择到智利实习,也有的到战火频仍的中东担任志工,这对
他们而言再平常不过。人权法的教授轻松地告诉我,既然要研究阿拉伯之春,为
什么不直接到中东一趟呢?因为这句话,某一天的早上我刚交出阿拉伯之春的研
究报告,下午就搭飞机到了埃及,展开一场刻骨难忘的旅程。挪威人对国际事务
的关心与熟稔,从我大多数的同学对台湾都不陌生这点可见一斑。台湾人不分老
少, 「欠缺国际观」总是一个大家喜欢抱怨的缺点,我相信改善的最好方法就是
持续敞开对世界的门户,只要不断交流,总有一天我们能像挪威人一样,对各国
事务了如指掌,离开国门更是家常便饭。

挪威百物均贵,世所皆知,餐厅菜单上的开价,特别让人生气。在挪威每一
次都必须自己下厨,这是难得的经历。但对收入丰硕的挪威本地人来说,上馆子
也不是他们的习惯,自己在家简单料理一下,火腿饼干鲑鱼就是一餐,这才是挪
威人的常态。有一种生活态度称为「自愿清贫」 (voluntary simplicity) ,反映出的
是节制而不奢求的心态,挪威人大概是这方面的大师,这在物质主义盛行的欧美
尤其特别。

在奥斯陆短暂停留的半年,我接待了许多同在欧洲的交换学生。一个个随他
们飘洋过海的故事,有些令人神往,有些令人叹息,但每一个都值得深思,值得
珍惜。挪威人已不多,在挪威的台湾人更是罕见,挪威各地的台湾学生加总不过
十来人,加上华侨也只有百人之属。或许因为人少,彼此联系更加紧密,我从踏
出飞机门起,就得到一连串的帮助和支持,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遇到了太多贵
人,我心中的感激不是只有短短几行字可以表达。还有我最亲爱的朋友们,漫长
冷漠的冬夜,我没有一天感到孤独。

有这半年,我是多么幸运。尽管到最后还是没看到极光,但我已经看到更多
比极光珍贵的东西。

奥斯陆大学留学生访谈

 

主持人:你就读的专业是?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为什么选择挪威奥斯陆大学?

学生:化学专业,这个专业是我本科的专业。奥斯陆大学非常好,尤其是理工科。

主持人:这所学校的中国留学(微博)生多吗?关系如何,会互相照顾吗?

学生:中国留学生不太多。关系还不错,会相互照顾。

主持人:对一个从没听说过你们学校的人,你会怎么描述你们学校?

学生:奥斯陆大学很美丽,风景很好,四季分明。

主持人:你觉得这所学校的教学模式和学习氛围怎么样?

学生:学校的教学模式跟美国差不多,因为我本科是在美国读的,学习氛围也不错。

主持人:能不能讲讲你们学校上课什么样?课堂气氛活跃吗?

学生:课堂气氛很活跃,很开放的课堂。

主持人:你们学校的教授怎么样?最喜欢哪个教授为什么呢?

学生:学校的教授我认识的都不错,都喜欢。

主持人:在你们学校,做作业最好的地方是哪儿?

学生:最好的地方是我的实验室还有图书馆,还有咖啡店也行,看个人喜好。

主持人:你是住学校宿舍还是?住宿条件怎么样?

学生:学校宿舍的环境不错,跟宾馆差不多,实行的也是酒店式管理,很先进的管理模式和智能系统。

奥斯陆田园风光

主持人:你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呢?

学生:吃饭的问题让我头疼,因为这边的饮食我吃不惯,只好自己做了。

主持人:挪威奥斯陆大学周边治安情况如何?

学生:学校很安全,这边的治安很好,但是死角也有,建议女生晚上不要太晚出去。

主持人:你们学校的学生社团活跃么?中国留学生有哪些社团?

学生:学校社团很活跃,中国留学生有自己的学生会组织。

主持人:你们学校的学生周末一般都怎么过?

学生:周末我会去逛街或者做没有做完的实验研究。

主持人:你们学校最近有哪些热门话题?

学生:最近天气很反常,有的时候冷有的时候热,感冒的人很多,学校的医务室每天都排满了。

主持人:你们学校的中国留学生谈恋爱活跃么?你觉得异地恋靠谱吗?

学生:中国学生谈恋爱的很多;我觉得异地恋不靠谱。

主持人:谈一谈你对学校的意见?

学生:学校很好,规模大,教学质量也高,没有美中不足的地方。

主持人:挪威奥斯陆大学难申请么?你当时是怎么拿到的呢?

学生:学校不难申请。当时我的美国导师推荐的,因为不是一个国籍的导师推荐的话,是很有分量的。

主持人:你在学校的人际关系怎么样?怎样能交往到当地的朋友?

学生:我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很好。不过主要的朋友还是中国人,与本地人也有往来,但是没有那么亲密。

主持人:中国新生来你们学校,你觉得TA来之前必须知道什么情况?

学生:我觉得应该了解这边的生活习惯还有饮食什么的,刚来的时候适应这里是第一要务,是最重要的事情。

主持人:如果不喝酒,在你们学校参加派对会让人觉得没劲么?

学生:如果你不喝酒在派对上没有人会理你的。

主持人:如果有朋友想来挪威奥斯陆大学读书,你会建议他们做哪些准备呢?

学生:心要绝对的宽容,宽容各种人,不要与其他人发生矛盾。带的物品方面建议带点药还有中国食品。

主持人:非常感谢你与主持人友分享留学的亲身经历!